独我有良药

fo前看置顶。

不要让自己变成一个笑话,共勉。
不要喜欢我,请喜欢我的文和你心目中的角色。

有一个群:873690019
敲门砖:我lof的ID。

天雷双叶。

不是太太,可以叫我板板。

感谢喜欢。

以上

烤茄子太好吃了吧😭😭😭😭

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茄子和蒜

结果两种东西放到一起得到了升华

好吃到灵魂炸裂😭😭😭😭

为什么我在北方没见过烤茄子😭😭😭😭

吃完夜宵继续通宵🌚🌚🌚🌚

喜欢b站小胡仙儿很久了

虽然对他的一图流怨念很深,但是二次三次分开这种事我真的很理解

今天突然知道他是我学长的师兄

哭辽(இдஇ; )

有一种次元壁破裂的感觉

暴风哭泣,太特么开心了!!!

(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胡仙儿的任何个人信息……)

(贸然挖掘别人的个人信息毕竟已经不是不礼貌的问题了对吧……)

但我还是非常开心ヽ(○^㉨^)ノ♪

日常产脑洞不更文.._:(´_`」 ∠):_ …

我已经不抱希望会有太太抱走了

想看的评论区说一声,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撒点土😭😭😭😭

我觉得我今天不用写作业了🌚🌚🌚🌚
有大佬认领吗😭😭😭

存个脑洞
跪求大佬领走
领不走我就自己写了_(:з」∠)_

我好像说过三百粉的时候写叶修²吧……
陷入沉思……
我好像二百粉的还没写.._:(´_`」 ∠):_ …
随缘吧随缘吧
溜了溜了

一时兴起,说说我现在用的id

从高二看的英俊在《小说馆》的连载,到现在终于可以随心买书买来了这本书也有两三年了

因为英俊我去翻了她的jj账号,发现以前不知道在哪看到的脆皮鸭段子是她写的

《半道英雄》填词也是英俊

可以说英俊就是我女神了

这里放一下英俊的lof账号,不常用,但是大概明年高考盲狙的时候英俊会爬回来写全职同人吧😂

说回我的id,“独我有良药”就出自这本书
看图片的时候请忽略我的胖手,谢谢大家啦

英俊的文风……多变吧……

是那种虽然我在插科打诨,却又可以在不经意的地方在你的心窝子狠狠戳一刀的干脆利落

很喜欢这种文风

《有药》这本书,虽然全程段子体,但是小说的结构,铺垫,明线暗线每一个都安排得很好,既不会给人读长篇小说的烦累感,也不会让人看段子看多了感觉没有营养

是的,营养

因为刚拆开这本书,后面收录的未公开部分我还没有看,在连载时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是《脱稿》

开头不过是一场营销塑造文手男神的闹剧,但是从范爱国签售结束突然想登高后不过几百字铺垫外加后缀一小节的“白花花的饿殍与残肢”就生生塑造出了战争的残酷,看得人内心一坠。(具体可以看图片)

英俊利用文字的简洁已经登峰造极,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形容词和矫情吧啦的心理描写,偏偏就能让人感受到那份重量

如果你把有药这本书当做了段子合集,那你一定错过了一份巨大的宝藏

这本书的整个世界观虽然荒谬,却又能在这荒谬的世界观中感同身受

甚至我都能冒昧地揣摩一下英俊写这本书的用意:如果权力不受控制了,会发生什么?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过度解读,在这本书中,我看到的最多的是相互信任相互理解,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对于战争的描写寥寥无几,却又偏偏能从中看到英俊对于这些东西的思考

请原谅我的词穷,我不太明白怎么用最直接的文字来描述英俊是怎么用段子构架出了一个完整而庞大的世界观

总之,英俊是我的女神(/ω\)

【叶all】叶修和他的“前任”们(中)

ooc预警   天雷预警!!!

雷!!!!!

真的雷!!!!

这篇在试着开车……

要学着丢掉节操,卡肉好难受啊orz

一不小心超了字数

用餐愉快~

以上

————————————————————

周泽楷是自己找到叶修的。

原本叶修是没有把自己这个乖巧的学弟怎么样的想法的,奈何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后,周泽楷耳根微红,眼含羞涩的样子实在是诱人。

都是成年人,周泽楷的目的简直是一目了然。

难得碰到长相性格都很和自己胃口的人,叶修也没怎么考虑就带周泽楷开了房。

石墨

ao3

周泽楷从来都知道自己一点都不安全,不管是叶修已经分手的韩文清王杰希张新杰,还是别的一直梦想着爬上叶修的床的其他人,叶修的身边永远不可能缺人,自己的位置随随便便都有可能被取代,他只能让自己乖一点,再乖一点,把自己身上所有叶修喜欢的特点都充分利用起来,让叶修永远都对自己另眼相看。

高潮的时候,周泽楷的脑子中飞过许多纷杂的念头,最终定格到一句话:我会很乖很乖,叶修你……别不要我……

见到江波涛的时候,周泽楷几乎是一瞬间就听到了警报声,这个人……太像叶修会喜欢的类型了……

在叶修身边呆的时间长了,揣摩叶修的心思久了,叶修会喜欢什么样的人也被摸得一清二楚,更何况江波涛这种永远笑眯眯善解人意的人,是个人都讨厌不起来。

把所有人都当成自己情敌的周泽楷暗暗做了决定:不能让叶修看到这个人。

可是周泽楷忽略了自己的所有事都不可能瞒得过叶修。

“小周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那个后辈啊,当时你们不还说要炒作cp吗?怎么后来没有动静了?”在又一次情事过后,叶修用手梳理着周泽楷的头发问道。

周泽楷一下子攥紧身下的床单,小心翼翼地看了叶修一眼,发现叶修还是那副懒懒的样子才略微放下了心,嗫嚅了一下,开口:“不想有cp,就拒绝了。”

“唔……”叶修有点奇怪周泽楷好像在躲闪这件事,看了他一会没看出什么所以然,就略过这件事不提了。

然而江波涛到底是和叶修碰面了。

当时周泽楷和江波涛刚下了一个节目的录制,叶修当天没有通知周泽楷的经纪人就去了节目录制现场准备接周泽楷,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江波涛见到了叶修。

见到叶修的一瞬间,周泽楷条件反射地看向了江波涛,然后心脏一沉,那个眼神……太熟悉了,那就是自己看叶修的眼神。

于是周泽楷慌忙走上前握住叶修的手,试图把他们俩隔开。

叶修看了一眼周泽楷,想说什么,然后又忍住了,顺着周泽楷的意思离开了。

开车回到了两人幽会的别墅,叶修拉着周泽楷坐到了沙发上,盯着他看了半晌,开口:“小周喜欢你那个后辈吧?”

……前辈在说什么啊?周泽楷愣住。

“刚才在拼命防着我呢。”

……没有啊,为什么前辈说的每句话我都听不懂?

“在担心我会喜欢他吗?不会的哦,虽然他会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我找床伴也是会遵循你情我愿原则的哦。”

……我喜欢你啊,不要再说了。

“小周很困扰吧,和我做床伴就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今天你是在保护他吧?”

……不是啊,我怕他把你拐走我才会这么做的啊,求你不要再说了。

“就这样吧,小周既然有喜欢的人了,那我们的关系就不适合再继续下去了。”

……不!别说了!求求你!

“不用担心哦,我会做好善后工作的,我们曾经的关系不会影响到你和那个后辈的关系的。”

……不是这样的,前辈你在说什么啊!

“那就这样吧,小周我们以后还会是很好的朋友的,对吧?”

叶修轻轻吻了一下周泽楷的额头,开门走了。

周泽楷坐了很久,那扇门再也没有打开过。

.tbc

一张药方

无节操连载,随时要坑

1、【叶翔】那些换来换去的日子

      1  2  3  4  5  6  7  8

2、【叶all】突然穿越有了后宫我也很绝望啊

      1  2  3  4  5  6  7  8  9

3、【叶all】论正派掌权者是怎么加入魔教的

      人物介绍篇

      邱非番外篇

4、【账号卡】假如账号卡cp并不卡随主人

       1~18

5、【叶all】叶修和他的“前任”们

       1

6、【全职】种田高手

       1~3

叶攻向一发完

1、 【叶all】今天我舍友又上表白墙了

2、 【叶all】蛋糕之神和他的蛋糕们

3、 【叶高乔】羡慕

4、 【叶all】性感叶总,在线找嫂子

5、 【双叶】我只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6、 【叶喻】2035年高考那一天

7、 【叶喻】暗恋对象和前暗恋对象是恋人我该怎么办?

8、 【叶周】记一次醉酒

9、 【叶乔】论被硬塞狗粮还不能拉人下水是什么感觉

10、【叶周】花吐症日记

11、【叶王】分手之前

12、【叶韩】一辆不可能开得起来的小破车

13、 图片车补档(含其他cp)

非叶攻向单cp

1、 【楼秋楼】十年竹马

2、 【乐翔乐】吃独食

        1  2  3  

无cp

1、 【黑遍全联盟】职业选手的高考应援

2、 【苏沐秋苏沐橙中心】相依为命

3、 【伍晨中心】我曾见过梦想的样子

4、 【叶修中心】离家

【叶邱12h/5:20特别掉落】侠之大者

祝嘉世小队长、邱非小天使生日快乐!

下一位 @一只二狗子 太太

预警:

ooc预警   没有爱情  只有师徒情

如果看出了爱情是我的笔力不够orz

决定参加这个企划的时候,就和亲友开玩笑说在一群神仙太太中间只有拼命才能显得没那么辣鸡

……然而事实是我现在可以给大家现场表演什么叫拼了命还是辣鸡orz

以上

——————————————————

邱非一直都知道自己似乎有点过于老成和稳重了。

在同龄人还在撒尿和泥玩的时候,不过几岁的小邱非就已经因为天资被嘉世选中,然后又在一群还是孩子的师兄弟中因为专注于习武修炼而脱颖而出,被叶修选做了自己唯一的弟子。

邱非一直都是叶修最放心的门内弟子,不用操心就能很自觉地、一丝不苟地完成每日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过于枯燥和繁重的习武内容;这让叶修有的时候会担心邱非会不会太死板了,就总是想方设法教邱非学会偷懒。

“小邱非,山下杏花村有新酿好的杏子酒,我和你说这杏花村的杏子酒清澈甘冽,回味悠长,可是难得的美味,重点是一年只有这个时节才有,不能错过,不如今天为师特许你假期,和为师一起下山买酒喝?”

邱非刚练完一套剑法收剑立定,就听得背后叶修的声音;回头一看就见叶修仰躺在身后的树上,两眼亮晶晶的,带着点戏谑地看着邱非。

邱非皱眉:“师父你是忘了自己不能喝酒沾一滴就能醉还是忘了我才十五岁还不到喝酒的年龄?”

听了这话,叶修飞身下树,直接轻功飘到了邱非面前落定,上手就揪上了邱非的脸,直揪到扭曲变形才罢休:“小邱非你还是个孩子啊,整天皱着眉板着脸这么严肃干什么?要像个孩子啊。”

邱非有点哭笑不得,却又不能对自己的师父做什么。

邱非练剑叶修在一边捣乱的情形就是师徒二人的日常的相处模式了,偶尔有的时候邱非对于剑法的理解哪里有了偏差,叶修才会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指点两句,不过邱非的悟性极高,叶修的指点很多时候都嫌多。

这边师徒二人正在“打打闹闹”,叶修的师弟刘皓突然出现,对叶修深深鞠了一躬:“师兄,掌门请你过去一趟。”

叶修听见声音,一下子收起了所有玩闹的心思,极为冷淡地对刘皓说:“嗯,知道了,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等刘皓走了,邱非才问出了压在心里好久的问题:“师父你为什么要对刘皓师叔这么冷淡啊?”

叶修看了邱非一眼,故作高深道:“我听黄少天那家伙说王杰希会相面,说刘皓是狼顾之相,是小人,不得不防。”

邱非若有所思地点点了头,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不太对劲:“不对啊,没听说过微草有相面算命这类的技术啊,只听说过他们的草药很不错啊。”

看着邱非难得一见的属于少年人的朝气,叶修心情大好,抬手狠揉了一把邱非的头:“就是这样,孩子就要有一点孩子的样子嘛。不过,”叶修的眼神突然转冷,“刘皓确实心思不纯,你要小心。”

邱非点头应下,然后叶修就转身去找掌门了。

每每这个时候,邱非就知道,又有魔教作祟需要叶修出手了。

尽管很多时候邱非都会对叶修某些略显任性的做法感觉很无奈,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叶修收他为徒的时候对他说的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叶修没有解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让他记住这句话自己理解。

其实邱非一直都认为自己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包括叶修一直以来的做法也是他理解的那个样子——斩妖除魔,为民效命。

直到这次叶修出去执行任务之前,邱非都是这么认为的。

这次任务叶修没有回来,嘉世对外的说法是,叶修“因公殉职”,可是邱非却无端地觉得刘皓的眼神不对,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叶修的死和刘皓有关。

后来,突然从山下传来消息,有一个名叫兴欣的魔教正在大肆发展,据说魔教圣子就是那个死掉的叶修。

本来邱非是不信的,尽管在叶修死后,邱非身为叶修唯一弟子的身份就有点尴尬了,可是对于邱非来说,日子也不过是习武,习武,习武而已,对于他来说,唯一的不同不过是练功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在后面打扰他了。

直到有一天,邱非像往常一样练完一套剑法后,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小邱非你这段时间进步很大嘛,不错不错。”

邱非愣了一下,连忙转身,就看到已经换上红衣的叶修站在他惯常躺的那棵树上,眼中含笑。

邱非看着叶修原本规规矩矩梳起的头发现在只用一根红头绳随便地束着,一袭红衣无风自动,眼角上挑,整个人的气质都开始张狂邪肆起来,突然暴怒,直接提剑向叶修刺去:“你居然真的修了魔!!”

叶修轻飘飘地向后躲了一下,从身边的树上随便折了一根树枝,就和邱非对打起来。

以叶修更适合修魔的体质来说,现在身为魔教圣子的他想打败邱非不过一瞬间的事,却还是耐下性子来和邱非认认真真打了一场。

邱非最终还是输了,他看着叶修,知道叶修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师父,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强调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师父会选择修魔。

叶修看着邱非的眼神,叹了口气,抬手摸了一下邱非的头,说道:“小邱非,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教导你了,你记住了,习武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心性的动摇,刚才我只用了七成的功力,以你的修为,如果全神贯注的话,是能打败我的;邱非,任何事情都不能动摇你的心,你认定了什么,就应该按照你认定的路一直走下去,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你的想法,知道吗?下回再和人对战,小心这。”

叶修拍了拍胸口,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已经没什么能教给你的了,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也许再见,就是你死我活……我这次回来见你,是为了告诉你,小心刘皓。”

说完这番话,叶修就翩然离去。

邱非愣了好久,突然“扑通”一声跪下,对着那棵叶修最喜欢的树重重地磕了个头。

从这天起,邱非开始了入世历练。

走在路上,邱非才了解到在山上的时候不可能知道的事情:比如兴欣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魔教,并不是每一个属于兴欣的人都修魔;比如叶修研究出的护教大阵可以由正道和魔道一块发动;比如兴欣现在在江湖上和民间的名声并不比别的名门正派差……

“侠之大者……”邱非咀嚼着这几个字,若有所思。

在邱非游历期间,嘉世的刘皓突然叛变,带着门派的中坚力量和大部分资源叛出嘉世。

听到消息的邱非迅速赶回嘉世,在几乎是一片废墟的山头上很快就扛起了虚弱的门派,艰难地在一片困境中寻找新嘉世的生存之道。

等新嘉世逐渐进入正轨的时候,邱非也到了收徒弟的时候。

在举行拜师仪式之前,邱非又一次见到了叶修,叶修还是上回那副张狂不羁的样子,倒是邱非很激动:“师父,我知道你还是当年那个……”

“嘘……”叶修在唇边竖起一根手指,打断了邱非,“小邱非,那句话还要你自己体会,不同的时期你感受的是不同的意思,最重要的是,要靠这,”叶修点着自己的心口,“还有这,”叶修点点头,“去看,去思考。”

叶修环视了一下四周,又对邱非说道:“我这次回来,就是看看现在的嘉世,看到这里和你都很好,我就放心了,我走了小邱非。”

叶修走了,邱非呆站许久,突然勾唇笑了。

转身迈入礼堂,看到那几个被自己挑出来的心思澄澈、眼神懵懂的孩子,调整了一下表情,走到他们面前,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侠之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