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我有良药

恋童死穴,见一个拉黑一个

学业繁忙,随缘更新

fo前看置顶

不要让自己变成一个笑话,共勉。
不要喜欢我,请喜欢我的文和你心目中的角色。

主全职,偶尔会爬墙

有一个群:873690019
敲门砖:我lof的ID

天雷双叶

不是太太,可以叫我板板

感谢喜欢

以上

【叶all】叶修和他的“前任”们(下0.5)

天雷预警   ooc预警

没车,有擦边球,顶风作案.jpg

复建失败产物

以上

————————————————————

刚开始的时候叶修并没有和黄少天滚做一团的打算。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好友。

黄少天是蓝雨老总魏琛走在路上无意中发现的苗子,从把他忽悠成了蓝雨的练习生就把他当作蓝雨顶梁柱、摇钱树培养的。

黄少天也没让魏琛失望,刚出道就隐隐有了大红大紫的趋势。

这就让和他同期出道的喻文州的处境有点尴尬。

按道理来说,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个唱跳一个创作型歌手,路子不同很少有冲突,奈何两人身处同一公司,又是同期出道,总免不了被拿来比较一番;好在他们俩的关系一直非常好,所以很多时候比较并没有恶意,甚至在这种氛围下还催生了不少两人的cp粉。

也许是黄少天比较外放热情的缘故,叶修和他意外地聊得来,于是黄少天在出道前和叶修的关系就已经好到一定程度了。

不管魏琛怎么看重黄少天,一些必要的场合他总是推不了的,即便是这样,深知娱乐圈险恶的黄少天在参加每一次应酬的时候都小着一百个心,结果防不胜防,还是中了招。

在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不清楚,身体不正常发热的时候,黄少天连忙找借口出了包厢,边联系助理边跌跌撞撞地往酒店外走。

但是黄少天毕竟是中了药,走到一半就眼前发黑,双腿一软就向前倒去。

没有预想中的砸到坚硬的地面,而是倒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黄少天心里一紧,捏着拳头,准备拼个鱼死网破的时候——“少天?”——熟悉的嗓音让黄少天愣了一下,他抬头,透过被汗水糊住的眼睛看到的是他这辈子也忘不了的那张脸。

……是叶修啊,那应该没问题吧。

心里一松,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黄少天昏了过去。

叶修抱着黄少天有点哭笑不得,刚谈完生意准备回家,结果就接到了这么个“烫手山芋”。

现在这个样子叶修也不可能放着黄少天一个人不管,半拖半抱地带他开了房,看着被扔到床上已经开始无意识拉扯自己衬衫领口的黄少天,叶修有点为难。

“少天,少天?”叶修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脸,试图叫醒他。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一把就抓住了叶修有点微凉的手,猛地一拽。

叶修没有防备,被拽倒在床上,回过神来的时候,黄少天就已经把脸埋在了他的颈窝,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皮肤上,手也不安分地向下摸去。

诚然从吴雪峰被调到分公司去开始,叶修身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了,但是这不意味着叶修会饥渴到趁人之危,更何况这是自己的好朋友;于是叶修推开黄少天准备起来把他弄到浴室去。

却不知道黄少天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整个人抱住叶修,一条腿压在他身上,令叶修动弹不得。

更要命的是,黄少天大概是受不住药性了,硬//挺的那处微微蹭着叶修,手更是直接钻到了叶修的裤子里面去。

叶修倒吸了一口凉气——任哪个男人处在这种情况都会受不住这种刺激的。

叹了口气,叶修把黄少天的手拽了出来,沉声说道:“安分一点,我给你弄出来。”

黄少天半睁着眼睛,看着叶修骨节分明的手拉开自己的裤链,褪下//内裤,握住了那里——一瞬间他的脑子里除了“叶修在帮自己”这句话外一片空白,他要咬紧牙关才能防止已经冲到了嗓子眼的呻/吟泄露出来。

帮黄少天弄出来以后,叶修沉着脸推开他,下床进浴室解决自己的问题。

目送叶修进了浴室,黄少天缓缓眨了眨有点干涩的眼睛,脸上晦暗不明。

他得承认刚才他是有意识的,或者说虽然他中了药,但是他还没到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的地步,所以刚才他是在有意识地勾引——他太了解叶修了,叶修不可能对朋友有什么想法,如果不是今天自己中了药,他甚至都没有机会有任何暗示,但是他没想到叶修的自控力这么强,那种情况下都没有失控。

黄少天捏了捏手指,坐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赌一把吧,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放弃。

等叶修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黄少天已经整理好了自己,坐在床边看着浴室方向,神色茫然,脸色发白。

“少天?”叶修有点担心,唤道。

黄少天听到自己的名字,看向叶修,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叶修,你包养我吧。”

听了这话,叶修的眉毛一下子拧在一起,刚要说话,黄少天就打断了他:“你听我说,叶修,你应该清楚我的能力,我要你包养我不是为了资源,今天这个事不可能只发生一次,我知道魏老大不会允许有人对我做什么,但是总有一些人他解决不了,或者说他总有管不到的时候——今天这个事我真的怕了——我不知道怎么说,叶修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只有你能帮我,但是朋友的名义……叶修如果让我选,我一定会选自己比较放心的……我……”

看着越发慌乱、脸色更加苍白的黄少天,叶修叹了口气,答应了:“好吧,如果这能让你安心的话。”

听到了这话,黄少天镇定了下来,他定定地看着叶修:“谢谢你。”

“不用,”叶修笑了笑,走过去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这是等价交换,你不用谢我。”

黄少天默了半晌,突然笑了起来,他抬手开始解自己的衬衫扣子:“要不要先收一下利息。”

叶修看着黄少天明显很勉强的笑容和微微发抖的苍白手指,阻止了他:“不用,太晚了,先休息吧,等你准备好了再说吧。”

等叶修睡着,躺在叶修旁边的黄少天虚握住叶修的手,接着月光用视线描摹着叶修的眉眼——对不起,用这么卑鄙的方法骗了你,我真的没有办法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呆在你身边,最起码,让我占住你身边那唯一一个位置……

.tbc

【叶all】叶修和他的“前任”们(中)

天雷预警   ooc预警

合计合计把无车版本放上来了,以后就做一个清水小透明啦

(那是不可能的,想上车的进群,群号和敲门砖见置顶

以上

————————————————————

周泽楷是自己找到叶修的。

原本叶修是没有把自己这个乖巧的学弟怎么样的想法的,奈何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后,周泽楷耳根微红,眼含羞涩的样子实在是诱人。

都是成年人,周泽楷的目的简直是一目了然。

难得碰到长相性格都很和自己胃口的人,叶修也没怎么考虑就带周泽楷开了房。

等结束后,叶修圈着周泽楷的腰把他揽在怀里,边吻着他的额角边用气声说着:“小周真乖。”

乖……吗……

周泽楷眨眨眼,又往叶修怀里蜷了蜷。

前辈喜欢我乖,那我就乖吧……

从这天以后,叶修和周泽楷就建立起了床伴的关系。

以周泽楷的资质,成为天王巨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再加上叶氏集团推波助澜疯狂加速,不到一年,周泽楷就成为了轮回的台柱子。

这期间叶修的床伴一直都没换,叶修可以说是爱惨了周泽楷那副听话的样子,不管是台下的言听计从还是床上的百般配合都对极了叶修的胃口。

很快,在周泽楷的小心经营和叶修的默许下,“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了”几乎成了整个娱乐圈都默认的事情。

但是周泽楷知道这不是真的,因为轮回的高层给他安排营业cp了,是他的一个后辈,名叫江波涛。

公司的本意是借着炒cp的热度捧个新人,这也是经过叶修同意的。

但是周泽楷从高层那里得知后有点接受不了,一个电话直接打给了叶修。

“我知道啊,工作的事情本来就是身不由己的啊,小周放宽心,我还有一个会,等会打给你啊。”

“前……”周泽楷甚至都来不及把话说完,叶修就挂了电话。

这样啊……前辈原来根本不在意这种事啊……

周泽楷握紧手机垂下手,低着头掩饰眼中所有的情绪。

“不行,我不同意,带新人可以,组cp绝对不行。”周泽楷突然向轮回高层发难,眼中尽是冰冷。

高层见周泽楷难得强硬的样子有点愣神,见多了乖宝宝周泽楷,他都快忘了那个当年不听劝阻要去做叶修床伴和那个坚决不演戏的周泽楷是怎样的一个人——或者说,这才是周泽楷原本的样子,任人揉搓的乖宝宝只有叶修才能见到。

最终高层妥协了——毕竟犯不着为了一个新人得罪公司的摇钱树。

周泽楷从来都知道自己一点都不安全,不管是叶修已经分手的韩文清王杰希张新杰,还是别的一直梦想着爬上叶修的床的其他人,叶修的身边永远不可能缺人,自己的位置随随便便都有可能被取代,他只能让自己乖一点,再乖一点,把自己身上所有叶修喜欢的特点都充分利用起来,让叶修永远都对自己另眼相看。

高潮的时候,周泽楷的脑子中飞过许多纷杂的念头,最终定格到一句话:我会很乖很乖,叶修你……别不要我……

见到江波涛的时候,周泽楷几乎是一瞬间就听到了警报声,这个人……太像叶修会喜欢的类型了……

在叶修身边呆的时间长了,揣摩叶修的心思久了,叶修会喜欢什么样的人也被摸得一清二楚,更何况江波涛这种永远笑眯眯善解人意的人,是个人都讨厌不起来。

把所有人都当成自己情敌的周泽楷暗暗做了决定:不能让叶修看到这个人。

可是周泽楷忽略了自己的所有事都不可能瞒得过叶修。

“小周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那个后辈啊,当时你们不还说要炒作cp吗?怎么后来没有动静了?”在又一次情事过后,叶修用手梳理着周泽楷的头发问道。

周泽楷一下子攥紧身下的床单,小心翼翼地看了叶修一眼,发现叶修还是那副懒懒的样子才略微放下了心,嗫嚅了一下,开口:“不想有cp,就拒绝了。”

“唔……”叶修有点奇怪周泽楷好像在躲闪这件事,看了他一会没看出什么所以然,就略过这件事不提了。

然而江波涛到底是和叶修碰面了。

当时周泽楷和江波涛刚下了一个节目的录制,叶修当天没有通知周泽楷的经纪人就去了节目录制现场准备接周泽楷,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江波涛见到了叶修。

见到叶修的一瞬间,周泽楷条件反射地看向了江波涛,然后心脏一沉,那个眼神……太熟悉了,那就是自己看叶修的眼神。

于是周泽楷慌忙走上前握住叶修的手,试图把他们俩隔开。

叶修看了一眼周泽楷,想说什么,然后又忍住了,顺着周泽楷的意思离开了。

开车回到了两人幽会的别墅,叶修拉着周泽楷坐到了沙发上,盯着他看了半晌,开口:“小周喜欢你那个后辈吧?”

……前辈在说什么啊?周泽楷愣住。

“刚才在拼命防着我呢。”

……没有啊,为什么前辈说的每句话我都听不懂?

“在担心我会喜欢他吗?不会的哦,虽然他会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我找床伴也是会遵循你情我愿原则的哦。”

……我喜欢你啊,不要再说了。

“小周很困扰吧,和我做床伴就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今天你是在保护他吧?”

……不是啊,我怕他把你拐走我才会这么做的啊,求你不要再说了。

“就这样吧,小周既然有喜欢的人了,那我们的关系就不适合再继续下去了。”

……不!别说了!求求你!

“不用担心哦,我会做好善后工作的,我们曾经的关系不会影响到你和那个后辈的关系的。”

……不是这样的,前辈你在说什么啊!

“那就这样吧,小周我们以后还会是很好的朋友的,对吧?”

叶修轻轻吻了一下周泽楷的额头,开门走了。

周泽楷坐了很久,那扇门再也没有开过。

.tbc


虽然前任中已经锁死了
虽然说好了无限期断更前任
但是!!!!!
来我们先睹为快我的“下”的大纲
总觉得计划最多4000结束的“下”我能写一万字啊(捂脸)
先这样吧,我这两天码一下,看能不能写一个无车版本放上来😂😂😂😂

看完《神奇动物2》我想说

GGAD是好嗑啦

但是毫无写文的欲望,只想看看原著这样子

但是!!!!!!!

伏纳!!!!!!

伏地魔X纳吉尼!!!!!!

卧槽谁特么能给我一个理由不嗑!!!!!

不能啊!!!!!!

又跳进了一个冷坑🌝

打扰了……


【齐屠/轩意】我回来了(一发完)

ooc预警

看完《昨日青空》,zqsg地哭泣了QAQ

那么大写的男二对男一的单箭头!!!!

对不起我要自割腿肉了!!!!

并不好吃,但还是祝大家用餐愉快~

——————————————————————

1

屠小意一直都认为自己的青春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和爷爷一起的生活让他少了很多因为自己的爱好和父母起的冲突,却也让他无从倾诉自己的梦想。

当周围所有有关“梦想”的话题都脱不开“高考”二字的时候,“漫画家”三个字就越发地显得遥不可及。

屠小意原本以为生活不过就是上上学,偶尔背着老师画画漫画,高考后上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专科,毕业后找个工作糊口混日子而已,却不想因为被班主任老陈选择和姚哲恬一起办板报这个小契机,改变了他一生的人生轨迹。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2

想了很久,齐景轩最终也没有到火车站送屠小意离开。

时间是刚高考完不久,齐景轩还有几天才会去军校报道,明明所有人都有时间,他却没有去见他们,反而选择每天都爬上小镇旁边的小山丘,望着远处的铁路干线,一坐就是一整天。

小镇的火车不太多,偶尔路过一辆载人的客车的时候,齐景轩总是漫无边际地想屠小意是不是已经踏上了去深圳的火车,却最终没有去求证。

很快,齐景轩就该出发去军校了,他最后回望了一次自己的故乡,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3

喜欢上姚哲恬对于屠小意来说是一件相当理所当然的事。

“我说——你有自己喜欢的事,真好——!”那天姚哲恬清甜的、因为火车飞驰而过而拉长的声音一直回荡在屠小意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真奇怪啊,屠小意心想,你长得好看,跳舞也好,成绩也是好的,哪哪都好的你居然会羡慕我这个一无是处只会画画的差生。

那一瞬间,屠小意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看着姚哲恬被风吹起的发尾,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置身电影慢镜头中,姚哲恬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是那么清晰可见。

屠小意不得不承认,即使最终他对姚哲恬的感情渐渐淡化,这一刻也依旧是他整个青春岁月中最不可能褪色的一幕。

4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齐景轩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适应了空军的训练模式。

除了作为军人必须的体能训练之外,属于空军的独有训练方式也是齐景轩的必修内容,除此之外,军事方面的理论知识也要学习,这对于曾经因为叛逆而对学习不屑一顾的齐景轩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来上学的时候,齐景轩带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飞机模型玩具,每当夜深人静失眠的时候,他都会拿出这个玩具把玩。

“阿姨你放心,我们一定永远在齐景轩身边。”

屠小意说这句话的时候,齐景轩其实听见了,但是却对那话里的“永远”嗤之以鼻。

如果“永远”有用的话……

齐景轩用手托着飞机模型,有月光透过窗户照在模型光滑的外壳上,使它有点反光。

盯着这模型,齐景轩有点发愣。

“永远”有用的话……

5

屠小意从来没有意料到做一个黑板报不仅让他和喜欢的女孩子迅速地熟络了起来,也让他,他们结识和熟悉了那个一看就不好惹的教育局长的公子——事实上他特别好相处。

一个被老师优待的优等生,一个注定前途无忧的教育局长的孩子,一个平凡无奇的差生;这样的三人组合竟然毫无违和感。

他们三个经常一起在老师和家长的眼皮子底下钻空子干点“违法乱纪”的事情,为枯燥乏味的高三生活添点乐趣。

如果让屠小意用颜色形容那段日子,他大概会用热烈奔放的的红色和温暖的橘黄色,偶尔在一些空隙会有一点点忧郁的蓝色——代表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暗恋。

当时还天真的屠小意绝对想不到,不过很短的一段时间,他所有艳丽的颜色都会迅速枯萎褪色,深深埋葬在他的记忆里。

不管是那被轻易发现的暗恋还是骤然失去的初恋。

6

经历了许多挑战人类生理极限的的训练后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人民解放军空军战士的齐景轩偶尔还是会想起高三那年的一些画面。

那些让他能够暂时忘记自己的父亲带给他的所有烦恼的画面。

不过于他来说真正一直放不下的是那一叠他亲手塞进姚哲恬家报箱的屠小意的画。

有的时候他也会想,如果姚哲恬看到那些画会怎么回复屠小意。

但是齐景轩也知道,这件事,他大概是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了。

就像那件事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屠小意一样。

7

虽然早就有了预感,但是亲眼看见那一幕的时候,屠小意还是诡异地松了口气。

看着姚哲恬凑到齐景轩身边的时候,屠小意的心中有了一种一块石头落地的感觉——尽管他确实失态地跑了。

其实对于姚哲恬对于齐景轩的好感,多年以后的屠小意能很轻易地想明白为什么,无非就是被压抑天性太久的乖乖女对于叛逆和自由的向往。

但是那个时候的屠小意并不是三十岁的屠小意,十六七岁的屠小意还分不清楚喜欢和向往的区别,只是一味地认为好兄弟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了。

不过一晚上的钻牛角尖,就和齐景轩错过了。

尽管后来屠小意知道了那个指引着他到深圳去应聘漫画工作室的“try your best”是齐景轩写的,他也再也没能找到他。

他甚至怀疑那年他离开兰溪小镇的火车上看到的窗外一闪而过的齐景轩的身影是他的幻觉。

8

很久以后,齐景轩因为某些原因从空军退役,进入了一家民航公司做机长,一年往返上百次兰溪与深圳,他也再也没有回去看看曾经的高中和故人。

直到他在书店看到了那本他和屠小意年少时的约定,他才做了一个决定。

9

因为和漫画公司理念不合,屠小意选择辞职,回到了兰溪,做了一名自由职业者。

这天他正坐在小镇某座房屋的屋檐下写生的时候,突然感到旁边一下子暗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依旧意气风发的脸。

那人右手拖着个行李箱,左手搭着外套,挑着眉,嘴角有着隐隐的笑意,眼睛中是熟悉的温和眼神。

他说:“小意,我回来了。”

10

我原以为我的青春里全是孤军奋战,

到头来却发现我的身边全是你。

END

日常产脑洞不更文.._:(´_`」 ∠):_ …

我已经不抱希望会有太太抱走了

想看的评论区说一声,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撒点土😭😭😭😭

我觉得我今天不用写作业了🌚🌚🌚🌚
有大佬认领吗😭😭😭

存个脑洞
跪求大佬领走
领不走我就自己写了_(:з」∠)_

我好像说过三百粉的时候写叶修²吧……
陷入沉思……
我好像二百粉的还没写.._:(´_`」 ∠):_ …
随缘吧随缘吧
溜了溜了

一时兴起,说说我现在用的id

从高二看的英俊在《小说馆》的连载,到现在终于可以随心买书买来了这本书也有两三年了

因为英俊我去翻了她的jj账号,发现以前不知道在哪看到的脆皮鸭段子是她写的

《半道英雄》填词也是英俊

可以说英俊就是我女神了

这里放一下英俊的lof账号,不常用,但是大概明年高考盲狙的时候英俊会爬回来写全职同人吧😂

说回我的id,“独我有良药”就出自这本书
看图片的时候请忽略我的胖手,谢谢大家啦

英俊的文风……多变吧……

是那种虽然我在插科打诨,却又可以在不经意的地方在你的心窝子狠狠戳一刀的干脆利落

很喜欢这种文风

《有药》这本书,虽然全程段子体,但是小说的结构,铺垫,明线暗线每一个都安排得很好,既不会给人读长篇小说的烦累感,也不会让人看段子看多了感觉没有营养

是的,营养

因为刚拆开这本书,后面收录的未公开部分我还没有看,在连载时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是《脱稿》

开头不过是一场营销塑造文手男神的闹剧,但是从范爱国签售结束突然想登高后不过几百字铺垫外加后缀一小节的“白花花的饿殍与残肢”就生生塑造出了战争的残酷,看得人内心一坠。(具体可以看图片)

英俊利用文字的简洁已经登峰造极,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形容词和矫情吧啦的心理描写,偏偏就能让人感受到那份重量

如果你把有药这本书当做了段子合集,那你一定错过了一份巨大的宝藏

这本书的整个世界观虽然荒谬,却又能在这荒谬的世界观中感同身受

甚至我都能冒昧地揣摩一下英俊写这本书的用意:如果权力不受控制了,会发生什么?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过度解读,在这本书中,我看到的最多的是相互信任相互理解,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对于战争的描写寥寥无几,却又偏偏能从中看到英俊对于这些东西的思考

请原谅我的词穷,我不太明白怎么用最直接的文字来描述英俊是怎么用段子构架出了一个完整而庞大的世界观

总之,英俊是我的女神(/ω\)